书架
返回

147小说

报错
关灯
护眼
大字
第一百四十四章 死国和裹尸布
上 章目 录下 章

正在阅读《异域降生》第一百四十四章 死国和裹尸布

恐怖的奥火扑面而来,

阴翳黑暗的天空被渲染成了幽蓝深紫色,大片漆黑的死亡天幕在奥火的燃烧下消融开来,形成一片又一片的空洞。弥漫在空气中的死亡气息连同鬼蜮中的亡灵生物,眨眼间便被狂暴的奥火焚之一空,所剩无几。

整个由万人坑中的怨气死气构建成的鬼蜮都开始蹦裂开来,无数构建成这座鬼蜮的死亡要素在接触到奥火的一刹那间,就被焚之一空。

这些看似火焰,实则是由奥术能量在经过特殊的仪式高度凝固塑形成奥火极其狂暴而又危险,轻易的就能摧毁各种异种能量,破坏要素法则。

所以哪怕是借用它们从而进阶的奥火之主,在面对这些恐怖的东西时,都需要特别小心的对待,否则可能一个不小心就会将自己玩死,以前就有过两名传奇奥火之主陨落于奥火之下。

毕竟这东西可以说是专门被法师们创造出来,就是用来当成对付至高神庭的一个杀手锏,威力小了的话可是不行的。

只是,面对铺天盖地迎面而来的恐怖奥火,坐在骸骨王座上的骷髅头发出一阵桀桀的怪笑,口中不屑的说道,“让我连渣都不剩?阿尔法特,你还是像以前一样那么爱说大活,难道你的脑袋已经被奥火烧光了吗?”

说话之间,班恩一步上前,一块参差不齐好像撕裂开来的土黄色亚麻破布条,突然从他空荡荡的黑袍中漂出,然后紧握在他虚无的手掌中。

班恩望着漫天奥火,轻抚着掌中破烂的亚麻布,眼眶中橘红色的魂火散发出刺目的光芒。

“你们法师同盟会不是一直想知道当初我们苍白灰焰到底掌握了什么东西吗?那现在就让你看一看好了。”

说话之间,班恩虚无的手掌中,这块破旧的土黄色亚麻布悄然张开。

无数密密麻麻的好像蚂蚁一样的文字在亚麻布上不断爬行者,伴随着文字的游动,一块又一块暗淡的血痂从亚麻布上显现出来,最终布满了整个亚麻布,将原本的土黄色尽数染成黑红之色。

伴随着淡淡的异香袭来,一具被裹尸布紧紧包裹住的的尸骸残影缓缓从其中浮现出来。

尸骸的残影是如此的威严、神圣、恐怖、浩大,人类的语言在这一刻无比的匮乏,根本无法形容从裹尸布上浮现出的残影的伟大。

阿尔法特注视着突然出现的残影,恍惚之间,无数的信息画面直接冲破一名传奇法师的灵魂防护,投映在他的灵魂之上。

漫天的奥火随着他的停滞纷纷坠落下来,溅落在鬼蜮之中,但是他此刻根本无暇顾及这些,无尽的恐惧充盈在他的心间,哪怕是身为一名传奇法师,一名在亿万生灵看来强大无比的奥火之主。

但此刻,他害怕了,恐惧了,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在不断翻滚。

“会死,会死的。”

他呆呆的待在原地,无数关于未来的纷乱的画面突兀的出现在他的眼前,但每一幅景象的最终结局都以他的陨落作为结局,无论他想尽各种办法,用尽法术道具,但最终依然难逃陨落的结局,仿佛他的死亡已经成为了既定的结局,再也没有第二种可能。

“不,这不可能,我怎么会死在这里!!!”

“这绝不是我的结局,如果有,那也只是一个错误,我会从根本来改变它!”

阿尔法特绝望的大吼着,漫天散落的奥火随着他的嘶吼声疯狂的扭动起来,最终形成了一道蓝紫相间的巨大漏斗状旋涡。漩涡不断地转动着,恐怖的奥火在其中剧烈的波动起来,将一切敢于靠近的物体彻底化为虚无。

整个鬼蜮在奥能旋涡的吸引下,彻底崩解开来,无数的亡灵生物在奥火的肆虐之下彻底化为虚无,弥漫在整个地域的死亡力量也被奥火焚之一空,就连法师们布置在克洛托山脉万人坑边缘的防护法术都已经不堪重负,逐渐明灭不定开始显露在虚空当中。

“不,这就是你的结局,阿尔法特。当你今日踏入这里时,你的死亡就已经被注定了。”尸魂领主班恩站在裹尸布前的身影之后,肆无忌惮的大笑,“你以为你今天降临此处只是一个意外吗?不,这是早已经注定的结局。”

“你今天注定陨落于此,成为苍灰死国回归的祭品。”

班恩说话之间,从神秘裹尸布上浮出的身影一指指向不断膨胀爆发出来的奥火旋涡。

“律令:死亡!”

随着一声威严的声音响彻在阿尔法特的心间,刹那间,这些充斥着莫能抵挡威能的奥火瞬间化作斑斑结晶掉落在地上,再没有先前半点狂暴恐怖的感觉,就好像活物瞬间死亡了一样,彻底失去了活力。

班恩淡淡的望了一样落在地上的晶块后便不再关顾它,反而紧紧的【147小说】盯着裹尸布中走出的虚影,橘红色的魂火在眼眶中不断闪烁,显示着它此刻激动地神情。

“是时候迎接您的归来了。”

班恩突然张开双臂,口中低吟起古老的咒语,无穷无尽的死亡力量自他的身体中迸发出来,将它镶嵌在水晶头颅最中心的一颗璀璨内部不停燃烧着灰焰的宝石取下来,牵引到裹尸布的面前,然后瞬间消融开来,化作无尽燃烧过的灰烬一样的粉末飘落在裹尸布上,然后像水一样慢慢渗透进去。

裹尸布上的不断游动的字符迅速流转起来,整个裹尸布上燃烧起一片苍白色的灰焰。

渐渐地,随着灰焰不断的燃烧,原本布满血痂的裹尸布逐渐变成灰白色的灰烬飘落下去,一股神秘深邃的力量从其中传递出来,逐渐的缠绕到不远处的残影身上,令祂的气息越发深邃恐怖也越发清晰生动。

等到裹尸布彻底变为一片灰烬之后,眼前的残影已经大变。

祂就如同行走在人间的神祇,充满着无法诉说的尊贵与浩大,动荡之间,令人彻底想要跪伏在祂的光辉之中。

只是一旁班恩的却丝毫没有顾及到这些,他**裸的盯着眼前的虚影好一会儿后,才有些不满的暗自嘟囔着。

“果然,直接抹杀一位传奇的存在还是消耗太大,导致阿德鲁斯的虚影还是未能凝结成为实质,也不知道这会不会影响到死国的回归?”

“不过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也已经在没有退路了,我们苍白灰焰数百年的谋划,就看现在能不能够实现了。”

想到这里,班恩直接放下心中一切的杂念,直接操控起曾经的冥神阿德鲁斯的虚影,开始呼唤起沉眠于冥河之中的苍灰死国。

诡异神秘的咒语声开始从虚影中散播开来,从虚无到真实,从低微到浩大,如同亡者呼唤一样的咒语声开始慢慢回荡在整个残破的鬼蜮之中。

幸存残余的亡灵们遵循着咒语声不顾一切的赶了过来,无论是仅剩下半边身体的骷髅,还是拖着大量流漏在外面的FǔBài内脏的僵尸,它们此刻都如同朝圣一样的赶往万人坑的最深处,跪伏在残影的脚下,然后贡献出自己的所有的一切。

无论是灵魂还是身体。

在古老而又诡异的咒语声的呼唤当中。

一座持续燃烧着永恒不灭苍炎的倒三角形金字塔,慢慢的在漫天漂浮着苍白色灰烬的鬼蜮中浮现出来,艰难的在这个世界上显露出自己一星半点的模样。

金字塔方一露面,无数雕刻在表面上的浮雕图案就像活过来了一样。它们奋力的挣扎着,嘶吼着,想要彻底逃脱束缚在冥河支流中的命运,从其中逃脱出来重新回归现实世界。

只是,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冥河支流依旧将这方金字塔的大部分存在束缚在自己的河流中,持续不断的与阿德鲁斯的残影角力着,哪怕这种角力只是冥河的惯性,哪怕这条不断流动的只是冥河微不足道的一条偏僻的弱小支流,但这依然不是一位冥神的残影能够轻易做到的事情。

祂,需要为此花费大量的力量,才能将这处死国从冥河之中拉扯出来。

与此同时,就在阿尔法特陨落之时,法师同盟会的临时庇护所所在的半位面中。

硕大的圆桌议席上,一群浑身魔力激荡丝毫不弱于阿尔法特的法师们突然停顿了一下,整个会议中突然充满了压抑的氛围。

“阿尔法特陨落了。”好一会儿之后,议席左边的一位穿着白色法袍的法师突然开口说道,“我已经再也感知不到他任何活着存在的痕迹,包括他曾经留下的魂器也在他陨落的一刹那一同死去。”

“他在这个世界中一切的定义痕迹存在感都已表明,他已经彻底被定义为死亡,哪怕我试图动用奇迹许愿石都无法将其复活。”

“死亡的力量?”坐在他身旁不远处的另一名法师直接问道。

“是的,在这颗星球上除了至高神庭之外,也只有死亡的力量才能做到这一点,我想,班恩应该已经开始了他们的计划

,开始呼唤曾经的死国回归现实当中了。那么,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白袍法师的话音刚落,会议中的各位法师已经开始迫不及待的发表自己的看法观点了。

“死国是决不允许再次回归的,否则我们当初所做的有何意义,哪怕在这颗星球上唯有死亡的力量能够勉强抗衡至高神庭一二,但这也不能任由祂们再次回归,除非苍白灰焰愿意进一步与我们分享曾经的远古死神遗留下来的力量,否则决不允许再多出一个组织站在我们法师头上。”

“附议,从当初流放死国当现在,我们已经陨落了十一名传奇法师了,除非他们答应我们当初的条件,否则这绝没有可能。”

“更何况这种情况我们不是早有预料到的吗?只是没想到班恩竟然还有这么一手底牌,让阿尔法特白白牺牲掉了。”

“那么,就继续按照我们原本的计划行事好了,这次可不能让他们那般轻易的跑了。”白袍法师看着在座的诸位法师中的领袖,直接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上 章目 录下 章
推荐阅读:《明日支配者》 《带着星际闯美幻》 《重生之小人物的奋斗》 《诸天时空行》 《民国之小兵传奇》 《万能数据》 《修仙高手混花都》 《司礼监》 《仙武都市》 《美女的最强兵王

赢8登录